一生只拍一組照片,所有人都傻眼了:當之無愧攝影界的掃地僧!

aiya 2022/11/06 檢舉 我要評論

今天,給大家介紹一位攝影「瘋子」

人們都稱他為攝影界的掃地僧, 之所以說他瘋,是因為從來沒有人幹這樣的「蠢」事。

整整40年,他只拍了一組照片。

他就是Chris Porsz一名普通的醫院護理工。

因為業餘愛好攝影,70年代末80年代初,他遊走在街頭拍攝。

「我喜歡拍那些在人群中脫穎而出的人,這些人與眾不同,有趣或古怪。」

關鍵是什麼你知道嗎?

這並非一場攝影實驗。

他當時根本就沒留照片中任何人的電話或姓名,也從未期望再見到照片中的人。

然後30多年後的某一天,他突然意識到:

這麼多年了,重新拍一張照片應該很有趣。

于是不顧任何人的反對,執意去找當初照片裡的人。

你說他是不是瘋了?

過去7年,他一直在追蹤照片中的人物,並說服他們再次拍攝。

「這是非常艱苦的工作,並且在此過程中我遇到了很多挫折,但我一直認為這可能是一件非常特別的事情。」

功夫不負有心人,第一個被他找到的,是在火車站吻別的這對情侶。

1980年,托尼(Tony)在彼得伯勒火車站與女友莎莉(Sally)吻別。托尼22歲,是一名老師,莎莉(Sally)21歲,是當地一名政府官員。一年後他們結婚了。

當時兩人並不知道自己被拍了,直到Chris歷盡千辛萬苦找上門來。

30多年後,這對夫婦是一所學校的校長,有兩個孩子:湯姆和珍妮,他們已經20多歲了。

隨著追蹤的進行,越來越多的人生悲歡故事漸漸浮出水面。

諾比(Nobby)曾是一名班主任,因沉迷高爾夫,他偷偷潛入當地的高爾夫球場,結果被逮捕,工作也因此丟了。

屋漏偏逢連夜雨,從警局出來後,他的房屋被燒毀,無奈之下,他在公共汽車候車廳的惡劣環境中生活了10年。

此後他又被收容進庇護所,家鄉人幾十年沒見他,都以為他死了···

1980年,5個男孩在大街上狂奔,他們要趁午休時間在街機遊戲店過把癮。

大約一年後,孩子們所在的學校關閉,他們被迫轉學。

如今當年的5個男孩,一人參軍,一人做起了郵遞員,其他三人分別是電工、切石工、房屋仲介。

回想起年少時光,大家不禁感慨: 那時的我們,真的很親密,是真正的幸福時光。

1983年,Layla在幼稚園,每天能喝到一盒免費牛奶。

如今她是家庭主婦,有老公和2個孩子。她開玩笑說: 「我仍然喜歡牛奶,但可惜它不再免費了。」

1985年,18歲的蒂娜(Tina)和她的搭檔Dog在彼得伯勒大教堂附近合照。

後來兩人結成夫婦,育有一對雙胞胎。1990年兩人分開,各自踏上人生「旅途」。

蒂娜現在住在多塞特郡,生產柳編製品。Dog從事園藝綠化,居在西南威爾士。

「我還記得拍照的場景,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時光。此後我還保持了很多年朋克髮型。」蒂娜說。Dog補充道:「真的是好時光,那時我還留著頭髮。」

1980年,史蒂夫·奧斯本(Steve Osborn)因為2次摩托車事故,雙腳斷了。

但他並不長記性,稍好一點又繼續騎腳踏車、腳踏車。

如今,史蒂夫只能使用手杖四處走動。他有四個孩子,但唯一的兒子于2012年去世。

殘酷的現實沒有澆滅他對生活的熱愛。現在他彈奏吉他巡迴演出,為全國殘障人車手協會籌集超過20,000英鎊的善款。

1980年,穿著皮草外套和手套的桑德拉·伯福德(Sandra Burford)正要進美髮店。

如今桑德拉已退休,喪偶。有一個女兒和三個孫子。當年的理髮師早已不知所蹤。

姐妹安娜和艾瑪在橋街上合影留念。

彼時,安娜11歲,艾瑪13歲,如今她們都已結婚並有家庭。

但她們仍然會定期見面。

安娜現在在藥房工作,艾瑪在購物頻道工作。安娜說:經過這麼長時間後,很難再吹起泡泡,並且嘗試了很多次。

1985年,Ger贏得了比薩美食大賽的冠軍。

「我在兩分鐘內吃完了12寸的披薩,這非常快。那年我才20歲,幹著建石牆的工作。在朋友們的慫恿下參加了吃披薩大賽。

如今回想起來,Ger說這是他一生中為數不多的榮光時刻。

馬丁(Martin)和安迪(Andy)是一對好玩伴。

被Chris拍到的當天,他們翹課出來吃薯條,還一起逛了玩具店,如今印象中極度美味的薯條店早已不在。

馬丁已婚,有兩個孩子,目前是倉庫經理,正在接受再培訓。安迪是一名遠端資訊處理工程師,已婚,育有三個孩子。

1980年,Gino從義大利移居到彼得伯勒,夏天在城裡賣冰淇淋為生。

後來他用攢下的錢,開了一家麵食店,如今仍然和女兒一起經營。

1980年,三姐妹被坐在窗前。

「我們經常習慣坐在窗上,觀察路上發生的故事。」

如今三姐妹仍然經常見面。失婚的謝納茲(Shehnaz)育有一個女兒,並與雙胞胎姐妹一起照顧老人和殘障人。

1986年,尼爾(Neil)在彼得伯勒市中心銀行外演奏長笛。

如今拍照後,尼爾已經好幾個月沒出現了。

1980年,臺階上的小混混。

現在有兩人已去世。剩下的,有人做裝飾工,有人在磚瓦廠,有人當屠夫,有人幹清潔,混的最好的在環遊世界。

1979年,桑德拉、卡曼、莫琳三姐妹正在逛街。

多年來她們失去了聯繫,如今桑德拉在咖啡店擔任助理。

卡曼成了一家公司的股東。

莫琳不知為何摔斷了右臂,在拍攝時故意將其藏在背後。

1982年,辛格從學校畢業後,在市場上支起了一個攤位,一干就是4年。

後來他分別進入英國電信和皇家郵局工作。

但他至今仍忘不掉18到22歲在攤位前的那段時光, 「人生的起步,難熬又讓你懷念。」

1980年,Vicki在一家珠寶店擔任銷售助理。

後來她一直在酒吧、零售、美髮和飯店等行業漂泊不定。

目前正致力于租賃行業。她仍然住在原來的城市,並育有兩個孩子。「我是一個公民,我一直從事與公眾相關的工作。」

1980年,15歲的理查離開學校,做起屠夫的工作。他在肉食店做了3年。

如今鬼使神差般,他成了一名演員。當初的肉店也成了現在的咖啡館。

5歲的Donna與3歲的弟弟Steven在門前的小花園舔冰淇淋。

2年後,家人搬離了這裡。

再次故地重遊,「家」已變成小酒吧。

「我們真的很驚訝,雖然家變成了酒吧,但前門還是完全一樣的。」

重現照片,給人們帶來了眾多美好的回憶。

「看到人們如何改變以及他們現在在做什麼,真是令人著迷。」

有些人幾乎沒有改變,而一些人則完全變了,有人過上了美好的生活,有人則深陷困境無法自拔。

見微知著,這40年的風雲變幻、物是人非,不正是人生的真諦麼?

如今七年過去了,Chris共計復原了134張照片,他把這40年的結晶,放進《重聚》一書中。

一名護理工,花40年追蹤拍攝一組照片,這在世界上是絕無僅有的。

你想想,這其中一些人幾十年未見面,有人還移居國外,把他們找出來多麼不不容易!

好在艱辛的付出終有回報,Chris的書一經推出,就被搶瘋了。

著名電影製片人馬丁·摩爾說: 「世上再沒有其他類似的東西了,這是完全獨特的。我認為不會再有其他人,能夠找到如此眾多陌生人並以這種方式重新創建照片。」

一生一事,一事一生,如果你堅定心中所愛,那一定不要放棄啊,再卑微的小事,隨時間的沉澱用心澆灌,也會給世界難以想象的震撼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