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張震撼人的照片,驚人異變預示地球越來越危險,該做最壞準備了

aiya 2022/11/22 檢舉 我要評論

啥都不說了,直接上圖!

2020年1月,沙塵暴襲擊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,攝影:Jason Davies。是不是嚇壞了?巨大的沙塵暴像末日電影中的詭異云墻,潛伏著魔怪僵尸的千軍萬馬,氣勢洶洶地向著人類社區推進,似乎要將渺小的人類全部吞噬。

2021年12月,肯尼亞因干旱渴死的長頸鹿,攝影:Ed Ram。肯尼亞遭遇四十年來最嚴重的干旱,導致數百萬動物和人類死亡,不僅是長頸鹿,大象也已死去數百頭。這是瓦吉爾縣一個干涸的水庫,6頭長頸鹿在這里活活渴死。

2013年1月,澳大利亞塔斯馬尼亞州,祖母和5個孫子在碼頭下的水里避難,攝影:Tim Holmes。森林野火襲擊了他們所在的小漁村,大火吞噬了他們的房屋,到處都是火焰和煙霧,祖母不得不帶著5個孩子躲進水里,好在他們的祖父找到了一艘小船,最終逃離了這個噩夢般的死亡之地。

2017年7月,加拿大北極地區,一頭饑餓的北極熊瘦成了皮包骨頭,攝影:Cristina Mittermeier。北極地區變暖速度已達全球平均速度的4倍,北極熊賴以捕捉海豹的海冰消失,不得不到陸地上尋找生活,成為人類垃圾桶的拾荒者。

2018年1月,墨西哥墨西卡利新年被污染的早晨,攝影:Eliud Gil Samaniego。這是美國和墨西哥邊境的一個城市,是北美洲污染最嚴重的城市之一,新年第一天的早晨,人們就不得不沐浴在嚴重污染的空氣中。世衛組織估計,全球每年有700萬人死于空氣污染。

2017年9月,美國華盛頓州,高爾夫球手在野火中揮桿,攝影:Kirsti McCluer。近幾年,全球森林野火愈演愈烈,幾大洲正被輪流虐遍,動植物和人類社區都遭遇了空前浩劫。這張照片展示了人類的渺小和無奈,燒就燒吧,生活還得繼續。

2019年6月,格陵蘭島,哈士奇在融化的冰水中拉著雪橇飛奔,攝影:Steffen M Olsen。攝影師是一位氣象科學家,當時正在監測英格爾菲爾德峽灣的氣候變化、海洋狀況和海冰,海冰融化的時候他試圖取回科學儀器,但沒有成功。格陵蘭的冰蓋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消失,2019年就損失了5320億噸,是2003年以來年平均速度的兩倍。

2021年,南太平洋島國圖瓦盧, 部長站在海水中向第26次世界氣候大會發表講話,攝影:圖瓦盧司法、通信和外交事務部。圖瓦盧不是氣候變化的始作俑者,卻是最先承受惡果的國家,海平面上升正在淹沒該國的國土,但在此之前,各種災難,包括干旱、海岸侵蝕、鹽度增加、更強烈的熱帶氣旋,已經摧毀了部分島嶼。

2015年5月,美國加利福尼亞州,一家公司開始提供為草坪噴漆的服務,攝影:Justin Sullivan。加州正在經歷過去1000年來最嚴重的暴熱和干旱,野火肆虐,森林被毀,很多人失去自己的家園。沒有被毀的房屋,院子里的草地也在持續的高溫中枯萎,這家公司趁機推出了噴漆讓草地變綠的服務,沒想到竟大受歡迎。

2019年11月,意大利水城威尼斯被洪水淹沒,攝影:Filippo Monteforte。這似乎是一個悖論,水城被洪水淹沒,但現實中真的發生了,威尼斯遭遇了半個世紀以來最嚴重的洪水,80%的區域被淹沒,導致了10億歐元的經濟損失。這是圣馬可大教堂前的廣場,熙熙攘攘的人群已被洶涌的洪水趕走,專家估計,隨著洪水不斷增多,威尼斯的建筑結構將變得越來越不穩定,最終可能會不得不放棄。

2021年8月,希臘野火肆虐,81歲的老人無奈地大喊,攝影:Konstantinos Tsakalidis。野火迫近希臘埃維亞島古韋斯村,帕納維奧塔·克里西奧皮老人不得不逃離自己的家園。在經歷歷史最高氣溫47.1°C后,當年夏天的野火導致3人死亡,20人受傷,2000人被疏散,這是2007年以來最嚴重的野火。

2022年8月,巴基斯坦賈法拉巴德地區,洪水中坐在衛星天線上的兒童,攝影:Fida Hussain。今年的洪水導致巴基斯坦三分之一國土被淹,3300萬人受到影響,至少1700人死亡。這無疑是災難性的,巴基斯坦稱,該國的碳排放不足全球的1%,但承受的代價卻是最嚴重的,他們不需要財政援助,需要的是氣候正義和賠償。

2018年7月,巨大的冰山正在逼近格陵蘭的一個村莊,攝影:Magnus Kristensen。這座前所未有的冰山高達100米,如果破裂或崩塌,引發的海嘯極有可能摧毀這座小島的居民區。在嚴密的監測中這塊巨冰終于漂離,但隨著北極氣候變暖愈演愈烈,未來誰也不敢保證沒有更多更大的冰山光臨。

2022年8月,破紀錄的熱浪席卷中國,江西鄱陽湖落星墩露出全貌,攝影:Thomas Peter。今年夏天,中國發生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熱浪,氣溫飆升,到處干旱,野火肆虐,電力短缺導致很多工廠停工。落星墩位于鄱陽湖湖心,豐水期會被完全淹沒(不包括上面的仿古建筑,這些是1998年以后建的),但枯水期會露出部分或全部。這張似乎不是特別震撼,有點名不副實,但老外可能以為上面被淹沒的是古建筑,把它選進來了。

這些驚人的異變預示著地球已越來越危險,但我們又能到哪里去呢?我們能做的,或許就是做好最壞的準備吧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