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國攝影師拍下「百年前的大清」,滿族女子很漂亮,和影視劇截然不同

aiya 2022/08/10 檢舉 我要評論

隨著前幾年穿越劇、宮斗劇的大火,許多腦洞大開、天馬行空的宮廷劇層出不窮。

而這其中又以清宮劇的數量最多,也讓許多人對這個末代王朝心存幻想,期盼著自己也能如同電視劇里那樣穿越去做皇妃、和阿哥們談戀愛。

得益于時代的發展,相機在清朝末期,便已經被發明了出來。

雖然只能照射出黑白色的照片像素也遠不如現在那麼好,但是依然為我們記錄下來了許多寶貴的影像, 讓我們得以窺見這個與眾不同的朝代

清朝末年,隨著清政府與歐洲列強的對戰連連失敗,領土不少被割讓給了歐洲國家,于是境內也有許多的歐洲人涌入。

這其中不乏投機取巧、賺取利益的商人,但也有對這個東方古老國家,充滿好奇的藝術家來到這里。

在100多年前,一位名字叫做卡恩的法國人,登上了我們的土地,他還有一個特別的身份——攝影師。 他的很多照片都對后世研究提供了很大幫助

卡恩并不是獨自一人來到這里,他的身后還有一個由十幾人組成的團隊。

原來,卡恩并不是一個純粹的攝影師,他的另一個身份是銀行家,此行的目的也是為了一邊體會異國風光,一邊尋求市場機遇。

來到這里的卡恩被眼前與祖國截然不同的風土人情給吸引到了,這里的一切都那麼獨特, 是法國乃至整個歐洲都未見過的景象

此后的日子里,他把尋找市場的念頭全然拋之腦后,自己則著力于輾轉各地,用鏡頭記錄下這個龐大且深厚的國家。

如果你仔細瀏覽過卡恩的照片,絕對會進一步認識到100年前的清朝,也會顛覆掉許多人對清朝的認知。

鏡頭中的漢族女子

很多照片中的清朝人與電視劇里的形象大不相同, 他們沒有了白凈的皮膚、高大的身材,取而代之的是襤褸的衣衫、削瘦的面龐。

當時百姓主要分為旗人和漢人,通過卡恩的鏡頭咱們可以輕松地分辨出二者之間的區別,漢人往往是普通百姓, 他們的衣著破舊、身形佝僂,

城里人還好, 鄉間的農民大多赤著腳、面容被曬得黝黑,面對鏡頭也是一臉拘謹,仿佛面前的照相機是一個可怕的怪物。

若是女人, 漢族女性則穿著一種叫做「清漢女裝」的服飾,這種服飾的誕生是由于清初「剃發易服令」中的「男從女不從制度」。

即女性可以繼續穿漢人服飾,但男子必須梳辮子、穿滿裝。「清漢女裝」最大特點是保留了漢服的「 上衣下裳」,與滿族女性的旗裝有很大區別。

而且當時的漢族女子不論老少都有一雙三寸金蓮,看著她們的全部身軀僅僅靠著一雙被折斷腳骨的「 金蓮」支撐,著實讓人感嘆舊社會女性的不易。

鏡頭中的滿族女子

因為清朝的貴族們都是滿人,所以滿人們也是最接近政治權力中心的群體。

憑借著達官貴人的身份,他們留下了數不盡的風光容像,照片和畫像里的貴族與百姓的困苦截然相反,他們不論男女都十分的富態,一副不知愁苦的樣子。

當然, 照片中的滿族宮廷女子,也并沒有想象中的那般嬌媚,反而一個個面無表情。

一方面是因為當時的攝影技術并沒有現在這麼靈動,僅僅能勉強拍清楚臉上的五官。

再加上當時的清代只允許旗人之間通婚,這就造成了很多人是近親結婚的產物,近親結婚對外表的影響很大,所以旗人們往往容貌并不美麗,甚至還各有缺陷。

真正的傾國傾城

但是真正的美人,是不會被簡陋的攝影束縛住的,一些姣好的容顏,透過黑白的相片也依然能傳遞出獨特的風華。

比如一位叫做「 王敏彤」的貴族女子, 時至今日依然能有人為她清麗的臉龐贊嘆不已

王敏彤本名「 完顏立童記」,母親是清朝格格,父親是軍機大臣, 所以她從一出生便過著優渥的生活

照片中的王敏彤皮膚白皙,巧笑嫣然,頭上梳著滿人的旗頭,上面點綴著繁花與珠玉,完全沒有底層百姓為生計而泛出的愁容。

讓人感嘆她的魅力的同時,也讓人對那個貧富差異巨大的社會更多了幾絲唏噓。

在那個時代,富貴之輩有數不盡的奴仆侍從,想要記錄下自己的面貌就請人拍攝昂貴的相片,沒有相機就讓專門的畫師畫下來。

總之,歷史上的達官顯貴們,有無數的辦法可以讓自己的姓名外表,流傳在歷史的長河中,而成千上萬的普通人卻只能被奔流的時間淹沒。

他們一輩子都在為了自己的口糧而奔波,甚至一生之中都沒有機會好好地看看自己,他們是歷史中最不起眼的一員,卻也是他們組成了我們乃至世界文明的輝煌。

用戶評論